从“996”到“打工人”,如何走出“内卷”的电梯?

头条订阅 2020-10-27 12:18:07

从“996”到“打工人”,如何走出“内卷”的电梯?

从“996”到“打工人”,互联网的梗像潮水一样退了再来,近日,华为内部论坛一篇《什么是内卷》又把“内卷”送出了圈。

“内卷”作为一个曾经在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以及经济学等严肃学科的专业名词,却在短时间内覆盖了整个互联网的讨论,从教育到就业,从职场到房产,甚至从婚恋到母婴,论之所及,无不内卷。

人们用“内卷化”形容工作或考试的非理性的内部竞争、内部消耗或停滞不前,比如在考试选拔中,举办者抬高学历要求、提出偏僻奇怪的测试,不是为了考察与学习或工作相关的能力,而只是一种不知如何筛选而进行的淘汰策略。

在“内卷”破壁流行后,接踵而至的是铺天盖地的解读,和蔓延开来的互联网情绪。什么是“内卷”?“内卷”的困境是什么?当我们谈论“内卷”时,我们又在谈论什么?

“内卷”的演化

“内卷”一词最早出现在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的《判断力批判》里,康德把“内卷”与“演化”相对照进行论述,认为“内卷”与“进化”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演进方式,他将其称为“锁定理论”(die Theorieder Einschaehtelung)。

继康德之后,美国人类学家戈登威泽(A.Coldenweise)用“内卷化”来描述当某种文化模式达到既定的程度和形态时,既无法保持稳定的状态,也难以自我更新到其他形态,于是只能不断地在内部进行自我复制和精细化这样一种动态停滞的文化现象。

真正将内卷化带入学术研究领域并将其定型的则是人类学家格尔茨(C.Geertz)。格尔茨在研究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的农业生产时发现,爪哇岛由于缺乏资本,土地数量有限,加之行政性障碍,无法将农业向外延发展,使得劳动力不断填充到有限的水稻生产中,从而使得该地区发展成为劳动密集型模式。

1234...全文 5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推荐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