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贵宾室为何变得拥挤了?(4)

热点资讯 2020-09-16 12:13:37

贵宾室盈利模式

尽管盈利并非核心诉求,但贵宾室日常运营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机场贵宾室也要寻求创收渠道。

就机场集团而言,收入来源主要包括休息室采购费和招商冠名费,采购方既有航空公司也有第三方出行服务商,而第三方出行服务商采购居多,典型的有Priority Pass和龙腾出行公司。

记者了解到,龙腾出行采取的策略是与机场签署带有保底金额的采购协议,深圳机场内部人士称,龙腾每年交付的保底金额约为1800万元,“如此大的采购量下,机场提供给龙腾出行的采购价格也更低,每位旅客成本不到三位数。”

Priority Pass则根据发卡量即用户数量,按需向各大机场采购贵宾室服务,业务量并不算大,所以PP为每位旅客支付的费用偏高,约为120元。今年上半年,因经营压力大加上疫情冲击,Priority Pass拖欠国内多家机场集团休息室服务费,协商条件是要求机场降低采购成本。不过,7月31日,广州白云机场直接发布公告,宣布停止向PP会员提供服务,受此压力,PP将广州、白云等机场1-6月份服务费结清。

除了采购费,招商冠名费同样是机场贵宾室重要收入构成,学者王磊曾在《空运商务》上发表文章,对机场贵宾室冠名业务进行分析,文中称,机场贵宾室冠名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 30%~60%之间,是机场贵宾服务营销的重中之重。

以往,冠名需求集中在大中型机场,近年来一些较小机场也在逐步发展冠名招商业务,今年6月份,宜昌三峡机场发布机场贵宾室招商公告,项目概述提到:“随着宜昌机场旅客吞吐量快速增长,为实现机场商业资源效益最大化,现将候机楼内8间贵宾室采取公开和邀请招商同时进行的方式进行招商”。

而愿意花重金在贵宾室冠名的主要就是银行和通信行业,他们相当于支付广告费获得贵宾休息室的使用权,再把使用权以持卡人权益的方式发放给自己的高端客户,也就是他们向会员提供的附加权益。

热门推荐

推荐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