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贵宾室为何变得拥挤了?(2)

热点资讯 2020-09-16 12:13:37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几家机场的贵宾室业务却没有达到同等恢复速度,深圳宝安机场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提供了1-7月机场自营贵宾室的两舱业务量,数据显示,2020年前7个月国内国际两舱业务合计135201人次,其中头等舱为50751人次,公务舱为84450人次;而2019年同期国内国际两舱业务合计313325人次,头等舱145247人次,公务舱168078人次,业务量同比下滑近60%。

广州白云机场集团相关负责人也称:“疫情期间白云国际机场商旅服务公司的业务受影响巨大,5月份以来逐步复苏,截至7月底,贵宾室接待人次才恢复至去年同期近一半的水平”。

从白云机场半年报披露的控股公司经营业绩来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白云国际机场商旅服务有限公司资产总额为2.34亿元,净亏损为47.24万元,去年同期盈利657.77万元。

这也是机场集团及航空公司开始推贵宾室优惠产品或折扣券的原因,面向范围更大的普通舱旅客销售,以此来带动贵宾室业务的复苏。

谁在运营贵宾室?

最初,机场贵宾休息室只面向要客提供服务保障,2001年前后,以广州机场为代表,国内机场贵宾室开始走向商业化运营,通过有偿方式向旅客开放贵宾休息室服务。

无论去到哪座城市的机场,旅客至少有两到三家贵宾休息室可做选择,背后实际对应着不同的运营主体,可细分三种类型。

第一类由机场集团子公司运营,国内四家上市机场集团均成立专门的商旅公司负责贵宾服务业务,包括首都空港贵宾服务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机场贵宾服务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商旅服务有限公司和深圳机场商务发展有限公司,它们作为机场集团全资子公司,集团持股比例均为100%。

第二类是航空公司自营贵宾休息室,需要向机场集团申请获批并定期缴纳场地租金,但航空公司不是在每家机场都能拿到自建休息室的资格,通常而言,主基地航空公司具备首选优势,目前,国航、东航、南航、海南航空在各主要的大中型机场设立有自己的贵宾休息室。

热门推荐

推荐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