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开始“抖音追剧”:“爽点”的碎片化传播透支着正片深度(2)

人人资讯 2020-08-06 20:25:28

作为国产现实题材中的一大细分类型,关注社会问题、并与社会热点议题形成互文、产生互动的“话题剧”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北京人在纽约》的移民话题,《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家暴话题等等,赵宝刚的“青春三部曲”聚焦于奋斗主题,明确提出话题剧概念,在采访中表示“现在很多话题剧都是对社会现象的快速再现,不能走入内心。”

此后,编剧六六也凭借对话题剧的打造而迅速成名,例如聚焦住房话题的《蜗居》,聚焦医患关系话题的《心术》等。

将话题剧进一步发扬光大的,是近年来的几部话题先行的现象级都市剧。从“处女情结”“重男轻女吸血家庭”话题引发热议的《欢乐颂》,到“极品原生家庭”话题引发关注的《都挺好》,再到自“顾佳背香奈儿合影被裁掉、买爱马仕包打入太太圈”的阶层话题引发全民热议,自此开始出圈之路的《三十而已》,创造“顾学”“净身出海”等网络新梗,后期主要讨论度集中在了极度“绿茶”的人物林有有以及三位渣男身上。

这与咪蒙手法何其一致:从用户情感需求出发,人物设置是极端化、漫画化的,情绪重于逻辑,能够引发观众在社交媒体上自发二次传播创作从而出圈。其内容创作公式也俨然能够被复制:精准瞄中社会痛点,将情绪挑动到极致,当大批微博热搜话题、豆瓣小组关键词在一部剧中集体批发,总有一个能够击中目标群体。

不同于需要费心发掘传播的其他剧集,话题剧在破圈层营销方面具有天然优势:在播出初期甚至筹备之际即已自带话题效应,引发关注,此后随着话题不断发酵,越来越多的非目标受众加入观众之列,成功实现“议程设置”,最大程度吸引泛受众注意力,扩大收视范围。

热门推荐

推荐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