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VR看,真的能拯救“博物馆旅游疲态”吗?

中新快报 2019-10-23 13:00:27

今天走进一家博物馆,如果你发现身边的人用手机对着藏品点点戳戳,又或是戴着VR眼镜上下左右摇头晃脑,并不是他们走错了片场,而是正在触摸一个跨越次元的展览世界。

这就是正在被XR技术“重置”的博物馆。

用VR看,真的能拯救“博物馆旅游疲态”吗?

所谓XR(扩展现实),就是将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等诸多我们熟悉的视觉交互技术进行融合,来实现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无缝转换的“沉浸感”体验。

XR技术与博物馆之间的渊源,要比想象中久远。早在2003年,VR就曾出现在博物馆的体验语境中。故宫博物院成立文化资产数字研究所,第一个向公众展示的作品就是VR电影《紫禁城:天子的宫殿》。不过这个新奇事物真正开始爆发,还是要从2016年VR/AR技术开始走入大众视野说起。

这场跨越了时间、地域、文化的技术迭代,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碾过“博物馆疲劳”的技术车轮

自从1916年,吉尔曼创造了一个词汇——博物馆疲劳,此后,参观博物馆时感到身心疲惫的现象,就引发了无数研究者的关注。可以说,博物馆的每一次自我变革,都是围绕着这个核心痛点展开的。

我们知道,游览博物馆可以很简单,带上证件,拨开展柜前的人群,看,就好了。但这其中却存在着许多别别扭扭的难言之隐。比如在博物馆游览时,即使努力地集中精神,也很容易感到疲惫、无聊;又或是场馆规模太大,走到脚底板痛得不是自己的也看不完;走马观花看完展一件东西只能分配到十秒不到的时间,走出展馆总会不自觉地化身哲学家,发出“我是谁我在哪儿”的天问……

如果你有这种感觉,可能并不是自己缺乏艺术细胞,或者知识储备不足、觉悟不够高之类的,很可能只是和大多数人一样,由于不得不气喘吁吁地穿梭于各个展墙之间,患上了“博物馆疲劳症”Museum fatigue。

用VR看,真的能拯救“博物馆旅游疲态”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各大博物馆一直在努力,主要思路总结起来其实就两个:

一是从类型陈列转向叙事型。20世纪中期前,博物馆更重视“收藏”和“研究”。但按风格、品类陈列的传统展览,差不多的藏品看久了很容易让人审美疲劳。从20世纪70 年代以来,博物馆开始逐渐强调如何与观众沟通,展陈的叙事性、趣味性、交互性也就变得重要起来了。许多新概念与新方法被引入到博物馆中,比如语音讲解器。

64年前,阿姆斯特丹的Stedelijk博物馆推出了第一个博物馆音频指南。从那时起,这种能够为观众讲故事、提供更多信息的硬件逐渐成为博物馆体验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是在单位信息密度的基础上不断扩展表现形式。博物馆陈列展览总体而言,是要突出文物展品本身。但随着行业的发展及展览工程的社会化,一边是馆方不断追求“艳压”,场馆规模一个比一个大;而策展方出于设计审美和市场效益的考虑,也喜欢搞“拼盘式”的超大规模展览。这种信息密度,即使是专业观众凝视一件作品的时间也只有短短的17-24秒中。因此,不断提升单位范围内的信息维度,减少观众的认知焦虑,也就至关重要了。

展品配合LED屏、投影和动画,甚至纪录片,来让观众在文字介绍的基础上更深入、立体地了解藏品,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打破了时空界限的新技术XR,自然也不会逃过博物馆的青眼。

虚幻与真实:博物馆的XR探索

XR如何帮助人们缓解“博物馆疲劳”,我们已经看到许多博物馆的先进探索。

改造成本最低的方式之一,就是借助观众手机上的App,结合增强现实(AR)技术来丰富展览的内容与互动性。

底特律艺术学院2017年的鲁米恩巡回展上,就用AR在艺术品旁边显示相关信息,比如对对一具古代木乃伊进行“X光”,让观众能够看到其外部和内部骨骼等被隐藏起来的信息,帮助其了解文物许多原本不为人知的细节,这是传统博物馆很难做到的。

用VR看,真的能拯救“博物馆旅游疲态”吗?

热门推荐

推荐

本网页已闲置过久,点击关闭或空白处,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